眉杏吟

江澄是我本命,不退圈哦

情话大作战『魔道祖师』

  不喜勿喷,自己瞎想的。

  『晓星尘』

  我曾偶遇过你的眼眸,那是连星尘都无法比拟的妍好。

  『江澄』

  仍还记得,那年夏日微微暖,河畔柳条轻轻荡,只见一叶扁舟随风走,却有位佳人,立于此中,带着连夏风都驻足的轻笑,柔和了眼梢,自此,我便再也忘不了,放不下。

  『魏无羡』

  世人皆知你随风扬笛,举止手足间,便可敌千人大军,好不张扬,但我最最欢喜的,还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,一手“随便”,笑靥满面,恣意妄为,好不潇洒。

  『温宁』

  那个白衣少年,当真如小鹿一般纯洁,却有不输于常人的倔强。你呀你,怎能如此温柔呢?我啊,会把你藏在心里,会用这一生来护住你。

  『金光瑶』

  若你是孟瑶,便无法护住所爱的人,那你就好好当着金光瑶吧,得到你想要的,无需担忧,我会替你铲除,阻碍你的一切,所以,今后有我,不会再众叛亲离了。

  不知道你们觉得怎样,如果感觉还好的话,那可能还会有续写。

  私信或者评论都行。

凌心向澄『凌澄』

  这个链接实在是为难我。

  人设属于墨香铜臭,ooc属于我。

  不喜勿喷。

  链接走评论

 

他们心中所想『全员向』

  不喜勿喷,ooc可能。

  俗话说,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所以,我对人物的理解不一定和你们一样。

  『蓝曦臣』

  三尊尤在,品茗闲谈,岁月静好。

  『江澄』

  梦回莲花坞,云梦双杰在,尝阿姐莲藕排骨汤,爹娘笑意相望。

  『金凌』

  能和舅舅一起,理应无欲无求,但我还是贪心,还想见一见阿娘的莲藕排骨汤,听一听爹爹的悉心叮嘱。

  『魏无羡』

  和蓝湛骑驴走天下,随心潇洒,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,也会忍不住想,如若当初我能保住师姐,是不是,和江澄就不会走到这一步。

  『蓝忘机』

  无未完心愿...但若是13年前,能察觉心中所爱,就不会让魏婴收到那么多苦,但好在苦尽甘来,终成眷侣。

  『薛洋』

  道长,你别想离开我。你手中的糖,还是给我的吗?

  『晓星尘』

  对子琛说“对不起”,再同阿箐斩妖除魔,行走世间。

  『宋子琛』

  待他醒来,说“对不起,错不在你”。

  『金光瑶』

  二...哥,为什么之前那么相信我,最后一次却不肯呢?

  『聂明玦』

  事到如今,没什么好说的,只是留怀桑一人独守不净世,“怀桑...对不起”。

  『聂怀桑』

  我也曾是有过一问三不知,但那是在大哥还在的时候,害过大哥的人,不论是直接间接,我都不会让他好过。“大哥,我想你了,你回来好不好?”

  『温宁』

  为还魏公子知遇之恩,到如今,从不后悔,又阿苑在,已无所好求,只是得到些稀奇玩意,习惯的给阿姐看看,才发觉,室中早无人居。

  『温情』

  想毕,魏无羡会保住琼林,如此,甚好...原来,我还是想陪在琼林身畔。

  师姐的话,差不多和江澄一样,那就是亲人皆在,欢声笑语,就不写了。

 

黑道舅侄『江澄,金凌』

  本文已疯,ooc慎入。

  由b站黑道父子激发灵感而来

  新人写手,不喜勿喷。

  准备好了吗,那么——开始。

  金凌一进家,摸着新买的眼镜,提着书包,回到房间,就见舅舅伫立在里面。

  “舅舅!你在干嘛?不要随便进我的房间啦!”

  金凌惊恐的看着江澄举起手中的书,怒气满满。

  “我在你的床下,发现了参考书,你该不会是想去念大学吧?”

  金凌静默不答,却又听见江澄说:“说好高中要被退学的约定呢!”

  金凌依旧很拽的站在那里不做声。

  江澄痛心失意:“高中退学,干尽坏事,加入黑道,让舅舅能够安心的约定呢?”

  “那么无趣的生活我可没有兴趣啊~”金凌傲气反驳。

  “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”江澄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溢满了房间。

  “变成怎么都无所谓啦~”

  “为什么要带眼睛呢?”

  “黑板的字才看的清楚啊!”

  江澄一个箭步冲上去:“书包拿来给我检查!”

  “这是什么?!为什么要带着妈妈的爱心便当?”江澄不可思议的拿着手中的东西质问,“不良少年应该要翻出校外去便利店买中餐不是吗?!”

  金凌懒懒的回答道:“爱心便当营养均衡啊~”

  江澄把书包往床上一丢,痛心疾首:“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乖的呢?”

  “你知道附近的邻居的流言流语吗?”

  “嗯~”

  “这家的小孩真是上进,”江澄见他没反应,继续说“让我丢脸到头都不敢抬你知道吗?”

  “自己装作听不到不就好了吗。”

  “哎~”金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说完,从裤兜里掏出来一本小本子。

  江澄看到后大惊失色:“喂!喂!你现在是怎样!”

  “背英语单词丫。”

  “这样一来不就变聪明了吗?!”

  “只有在背单词的时候,可以暂时忘记那些肮脏事。”

  江澄一把上步,抢过金凌手中单词本:“拿来!给我住手!”

  抢过来之后,江澄把单词本狠狠地往地上一摔。

  金凌也不恼,从裤兜里再掏出一本来:“嘿~”

  江澄气的,上前再次抢走:“够了!住手!”

  把抢到的单词本撕碎,丢进垃圾桶,江澄看着金凌此刻没有动作了,刚要笑一笑,却看见金凌扭个身子,又从裤兜里掏出。

  “哈~”

  “我叫你住手!”

  单词本再次飞进了垃圾桶。

  转过身,江澄一巴掌甩过去,金凌被呼倒在地:“你给我适可而止!”

  金凌也发怒了:“你干嘛!舅舅!”

  说完,就冲上去,抓着江澄的肩膀摇啊摇。

  江澄吓了一跳,还以为金凌在给他按摩,于是把肩头甩动,挣脱开了金凌的手:“不准孝敬舅舅!”

  金凌怒急,拿着房间的扫笤从上往下作势要扫地,笤头却在空中脱落,只剩下根棍子在地上摩擦。

  江澄急道:“不准打扫房间!!”

  “啊~~垃圾桶下也,污垢灰尘也清了!”

  “可恶啊!”

  “啊~~不准喷芳香剂啊!”

  “不准用芳香剂写‘学·测·合·格’!”

  金凌写完之后,用力吧芳香剂往地上轻轻一放。

  “别慢慢放下,不可以慢慢放下来!”

  金凌气急:“这样的家庭,我不会再踏进大门一步了。”

  江澄急匆匆的追上去:“金凌!”

  房间只剩江澄一人自言自语:“为什么,为什么变那么上进呢?”

  “我的教育方法彻底失败了啊~”

  “可恶啊~”

  此刻金凌带着安全帽从门口经过。

  “不准带安全帽!”

  这篇文纯属让大家看个开心。

   @解笑花无语 点梗

 

 

 

 
 

 

 

 
 

 

寄予舅妈团的我们『江澄』

  设定『那件事在魔道祖师里面发生了以后』

  那件事就是最近江澄圈里发生的那件事,想必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  “舅舅、舅舅!”

   一大早,夹杂着惶恐,不安的清朗少年声,响彻在,正是‘小荷才露尖尖角’的季节,朦稀着露水的莲花坞,起早练剑的江澄耳畔。

  江澄一个反手,剑已入鞘。

  只见这人细眉杏眼,眼中隐隐昧昧的带有锋芒之利,锐不可当,好生一个俊俏郎。

  一名金衣少年从远处疾步而来,眉间点砂,衣上绣有金星雪浪,而江家门徒竟未出声阻拦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,不必多言,此人正是仙门世家,兰陵金氏金宗主——金凌。

  待到金凌至江澄眼前,江澄的阴霾锐利之色竟柔和了几分。

  “慌慌忙忙的成什么样子!”虽出言即是恶语,但金凌的到来,江澄心里还是真心欢喜的。

  只是……

  “金家的事物都处理完了?你贸然前来,又不知那帮老家伙会说些什么!天天往我这里跑,你当个宗主还闲的慌吗!你……”

   话还未说完,却见金凌这小子眼泪跟不要钱的往下掉,吓得江澄直反思是不是骂得太凶了。

  不对,以往还有骂得更凶的时候也没见金凌这样。

  “有人欺负你了?金家那群老家伙?”

  “没有,”金凌抹抹眼泪,委屈巴巴的看着江澄,眉间的丹砂都似乎软化了几分,“我,我只是为舅舅不平。”

  江澄愣住了,不明所以的问:“你不平什么?”

  金凌急了:“舅舅,您还不知道吗?就、就是那件事啊!”

  江澄心下已经明了,他自己都还没有说些什么,金凌这小子就匆匆忙忙过来安慰自己,好笑。

  心里这么想着,江澄嘴角却缓缓上扬,常年带煞气的眸子,霎时星光万千,竟还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 “哎呀,舅舅!你怎么还不着急啊?”

  “你急些什么,他是他,我是我,难道你还能认错了你舅舅不成?那些人胡乱编凑的,你当真还信了不是?”

  “我自然是不会认错舅舅!”

  “那就是了,他走他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。他和我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,谈何一样。”

  “舅舅!”金凌此刻心头也被安抚了下来,却又想到一件事,“我想吃您做的莲藕排骨汤了。”

  江澄还未出声作答,便有一门徒走来,朝江澄作揖:“宗主,泽芜君已等待多时……”

  “等待多时?为何不禀告我?”江澄面色阴沉,语气冰冷。

  “是、是泽芜君说……”

  “晚吟不必生气,是我要在门外等候的,方才见金宗主匆忙进去,便不好打扰了。”

  温文儒雅的声音及时解围,江澄望向发声的源头,想必,只有是泽芜君了。

  “你怎么来了?”话一出口,江澄便隐隐懊悔。这话像是不待见他人似的。

  蓝曦臣确却是知道江澄性子的,轻笑道:“来了,自然是来见晚吟的。”

  江澄俊脸一红,杏眸却瞪了他一眼——金凌还在这呢!

  蓝曦臣却不答,眼眸里,望向江澄的尽是似水的温柔眷恋。

  金凌只感觉头有点大,看着名义上是他的长辈们眉来眼去,自己好像是个多余的。

  金凌嘴唇翕动,似要向蓝曦臣问好,但竟不知该叫如何,是泽芜君呢?还是舅妈呢?

  想罢,头更隐隐做大。

  “方才,听见晚吟要给阿凌做莲藕排骨汤,不知,我是否有幸……”

  江澄却是好笑,他也是会做莲藕排骨汤的,自从阿姐走了之后,金凌不知从哪里得知自家母亲会做莲藕排骨汤,便吵着要吃,于是,他便学会了这门手艺。

  金凌还未当宗主时,是时常有机会吃的,只是,当宗主后,就不得不离开莲花坞到金麟台,就鲜少吃到了。金凌不在,江澄也不会去做,做了又如何,不过更显得自己是个孤家寡人罢了。

  “哎哎哎!你们可不能吃独食,好东西要一同分享啊!”

  魏无羡翻墙而来,就听到江澄要做莲藕排骨汤,心想,江澄还会做这个啊!便乐了,赶忙出声。

  江澄一下顿时没了好气:“哼!有门不走,非要走偏道,还真是符合你的性子。”

  魏无羡也不恼,盈盈一笑:“我要是走正门,你还会让我进吗?”

  江澄被噎了一下,却没出声,‘江家不也是你的家’这种话,他没必要说,说了又有什么用呢。

  魏无羡笑意更深,却见金凌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哟!阿凌也在呀!”

  “谁是你阿凌!”

  蓝曦臣看着阵势不对,见他们马上又要吵起来,阿凌又哪是魏无羡的对手,便试图转移话题:“忘机没和你一起来吗?”

  话落,蓝忘机就从墙上一跳,脸色沉沉,朝蓝曦臣作揖:“兄长。”

  江澄看着这场面,愈发头痛,转身就走。

  魏无羡一愣,没做声,也不敢动,面色失落。

  又是...这样...吗。

  蓝忘机眉头一皱,伸手抱住了魏无羡。

  不耐烦的停下步,江澄冷冷的看着他们:“怎么?还要我八抬大轿才能把你请动。”

  闻言,魏无羡一颤,眼睛散发出不可思议的星光,整个人好似得到了莫大的光荣,拉着蓝忘机就往前走。

  金凌气呼呼的跟在江澄身后,蓝曦臣则是与江澄并肩走,魏无羡和蓝忘机在最后面,一边走,一边与蓝忘机说话,颇有一幅介绍自己家的样子。

  “蓝湛蓝湛,我告诉你,以前我和江澄在这莲花中……”

  “蓝湛蓝湛,你看这颗树,我曾和江澄,还有师姐……”

  这偌大的莲花坞竟一下被填得满满的,温情肆意,弥漫在碧天中,蔓延在四人心中。

  这般吵吵闹闹,以前让江澄觉得慢吞吞的时光,一下也流转飞快,竟生出几分不舍。

  夜幕浩浩荡荡的笼罩了苍穹,唤醒了许多不为人道的秘密。

  黑乎乎的莲花坞事实上是有几分凄凉和冷清的,以前总会有师姐的灯火等待江澄,而如今,江澄或是早已习惯了一个人,看着这突然被橘火点亮的莲花坞,竟眼眶微热,水汽氤氲,语音带有几分哽咽。

  拿起陈年的天子笑,向前一举,对着魏无羡说道:“喝不喝?”

  魏无羡一笑:“当然是喝!”

  他们在屋顶畅饮,对月举杯,许多恩怨一笑而过。

  便是“月下对饮释恩怨,莲花坞上还双杰。”

  喝得迷迷糊糊的,魏无羡不知何时躺倒,于是江澄撑起身子,唤来蓝忘机把魏无羡抱走,自己也踽踽独行回到屋子,却发觉,橘火微亮,有一身影隐隐昧昧,看不真切。

  蓝曦臣在江澄屋中等待已久,等回来的自然是酒气萦绕的江澄。

  “晚吟。”

  “你今天来,是因为那件事吗?”

  “我来,是为了见晚吟一面,解相思之苦”

  “哼!我自然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  “我的晚吟自然是天下绝无仅有的。”

附有:

  江澄顺月光而上看,手中举杯,好似空中有人在和他对饮,他笑了笑,柔和了眉梢,温和了时光,他这一生,大抵只有在金凌,阿姐和魏无羡面前这么笑过,平常无事也未曾如此笑过。

  薄唇翕动,无声而言:“……”

  那里无人听到,但屏幕前的你,微红了眼角。

  “再和我一起走下去吧。”

  他对你,如此说道。

  这篇文,赠给舅妈团的我们,让我们再一起走下去吧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当他们说亲我一下时会怎样

  人物属于墨香铜臭,ooc属于我。

  新人写手,不喜勿喷。

  纯属近期受到的打击,想写个小甜饼来安慰自己。

  设定【由于某种不可抗拒的因素,不得不向自己的爱人说一句亲亲我】

  『曦澄』

  蓝曦臣:“晚吟…”

  江澄:“何事?”

  蓝曦臣:“事实上,是有一事想要拜托晚吟……”

  江澄:“有事快说!”

  蓝曦臣:“晚吟可否亲我一口?”

  江澄:“!!!”

  江澄:“哼!你可别玩笑!”
 
  却在蓝曦臣的认真注视下慢慢涨红了脸。

  江澄:“知、知道了!”

  事后,嗯?你以为他们亲一口就没有了后续吗?

  隔天,某位不透露姓名,从床上起不来的江宗主表示:“我真是信了你的邪。”

  『薛晓』

  晓星尘:“阿洋……”

  薛洋:“怎么了,道长?”

  晓星尘:“阿洋,你...能否亲我一下?”

  薛洋:“咦?道长今天这么主动啊!”

  薛洋:“那我,自然是要好好满足下道长了呢。”

  薛洋:“道长可还满意?”

  事后,嗯...阿箐就回来了。

  什么都来不及干。

  『双聂』

  聂明玦:“怀桑……”

  聂怀桑:“大、大哥,我、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 聂怀桑想起前几天干的‘好事’,心虚的不得了。

  聂明玦:“嗯?你想到哪里了?”

  聂明玦:“怀桑...亲我下。”

  惊恐的睁大了双眼。

  聂怀桑:“大、大哥,你被人夺舍啦!”

  事后,聂明玦让聂怀桑‘亲身’体会了他有没有被夺舍。